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廊坊档案 正文
 
■好书连载
我记忆中的廊坊
http://www.lfcmw.com  发布时间: 2014-03-19 09:09
分享按钮

 

赵亚忠(廊坊)

    (三)抗寇武士:倪赞清

    倪赞清,字冀臣(1855~1901),龙河北岸倪官屯村人,出身地主家庭。

    少年时期的倪赞清就喜欢习文练武,13岁便投到天津的张单营武馆拜师学艺。1885年考中大清武举人,第二年晋为武进士。不久,便受到皇帝赏识,钦点为蓝领侍卫,并赐给他一件黄马褂。一时间,倪赞清在龙河两岸威名大振,十里八乡都知道龙河边上的一个小村,出了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官。人们还把他所居住的村名改称为“倪官屯”。当村的倪氏家族为此而感到无比荣耀,就连邻村的人们走亲访友,问及是哪个村时,都称是倪官屯村的。

    到了十九世纪末,清政府面对八国联军的侵略束手无策,并采取了步步忍让的策略。时任皇宫护卫的倪赞清,看不惯朝廷的腐败无能,便弃官还乡,准备与外国人较量一番。

    1900年初,倪赞清在龙河两岸串村布团,并把自己家里的银钱捐出来,用于购置和打造刀枪、招人买马,并支付外出布团的费用。另外,他还把家里的四十多匹马也捐了出来。很快,在龙河两岸就兴起了义和团。当时,方圆几十里都是旌旗招展。倪赞清被推选为安次县一带“坤”字团团总。

    当年5月,倪赞清领导的义和团便开始了抄剿活动,抄剿、砸毁了丈房河、小北市等十多处教堂。6月10日,当倪赞清得知八国联军将从天津乘火车向北进犯时,他立即向相邻各县义和团组织传递揭贴。他还立即派人通知京、津铁路沿线的义和团,迅速拆毁铁路,破坏铁路沿线的通讯设施,紧接着指挥安次、武清两县的义和团的各个分团,在落垡火车站准备好伏击敌人的工作。

    但见这位武进士:膀大腰圆,身穿一件红色上衣,下身穿一条青色灯笼裤,脚蹬一双黑色实纳邦的大虎头鞋,头髻一条红色绸子围巾;再看他那张黑里透着红的脸庞,两鬓的头发和胡须剃得干干净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上边是两道浓浓的宽眉,宽宽的额头上隐约刚能看出的两道皱纹,随着说话一跳一跳地动着;一根又粗又长的辫子垂在脑后,黝黑发亮的头发中,偶能找到一两根白发;浑身上下紧衬利落,右手握着一口大刀,左手举着信号旗,往众人面前一站,真是一副浩然正气、威风凛凛的雄姿神态。

    就在快到晌午时分,一列载满敌军的列车向落垡火车站驶来。由于铁轨早已被义和团破坏,火车只好停了下来。只见总指挥倪赞清左手小旗一落,埋伏在落垡火车站周围的两千多名义和团将士们如开闸的洪水一样,一齐杀向敌人乘坐的火车。顿时,整个车站旌旗招展、杀声震天、尘土飞扬。手执大刀、长矛的义和团的团兵们与手握洋枪、洋炮的八国联军的一场激战,便在这里展开。敌军警戒车上的速射火炮、机枪一齐向义和团开火,使得团兵们伤亡很大。但团兵们个个都杀红了眼,他们冲进敌人阵营,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

    这场由民间自发的反抗八国联军的战斗,在这个小小的火车站,整整持续了两天两夜。战后的落垡火车站,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敌我双方战死者的鲜血,把车站南边大铁桥下面的龙河水都染成了红色。在义和团的勇猛反击下,八国联军不得不节节败退。几天之后,敌军被迫退到了杨村镇,以图择机再次向北进犯。而义和团没给敌人任何喘息之机,继续想方设法打击敌军。随后的几天内,倪赞清又率领部分义和团的勇士,突然袭击了驻扎在杨村的八国联军,打死打伤敌军数十人。

    最后,八国联军狼狈地逃回天津。义和团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取得了重大胜利,极其沉痛地打击了八国联军的嚣张气焰。这场战斗震惊了朝廷,也震惊了全世界,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士气。因此,在中国抗击外寇史册中,也就有了闻名中外的“廊坊大捷”这浓浓的、闪光的一页。

    后来由于清朝政府的腐败,反抗外敌侵略的义和团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1900年12月,倪赞清被英军抓捕后押解到北京。1901年初,这位大清朝的武进士、义和团杰出首领、“廊坊大捷”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倪赞清,在北京菜市口被斩首。

稿源廊坊传媒网 编辑:董艳  
更多精彩尽在廊坊传媒网(www.lfcmw.com
新闻热线:0316-2033937
传稿邮箱:lfcmw2011@163.com
广告热线:0316-2028067
 >> 新闻排行榜
 >>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