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廊坊档案 > 历史沿革 正文
 
【三河市】历史沿革
http://www.lfcmw.com  发布时间: 2014-09-11 14:39

 

    古时三河为京畿重地,供奉繁多。这些在古县志中可见端倪。如清乾隆年间《三河县志》的作者——三河县知事(县令)郑富民在县志序言中所讲的:“余奉命令檀州(今密云县)三年,复膺特简调泃(三河市古称临泃县,县城名泃阳,故简称泃。)。泃距檀州百里许,均古渔阳(今北京至蓟县一带)地。而泃为京东孔道,恭遇皇上、东宫展谒陵寝,皇子、亲王已时分荐。蒲伏供应近为天下第一。而且,属国之贡道出于兹,闾左之谪发出余兹,山海之渔猎亭障、关塞之戍守无一不出于兹。”当时三河人民负担之重由此可见一斑,一遇灾年更是百业凋敝,民不聊生。

    三河一名的由来,《大明一统志》、《日下旧闻考》均称三河“以地近七渡、鲍邱、泃河三水而得名”。清《畿辅通志》和康熙十二年《三河县志》则称三河“以地近洳河、泃河、鲍邱河三水而得名”。民国24年的《三河县新志》又把城东之泃河称为七渡河、南门外红娘港称为泃河。三河因境内有三条河得名没有异议,但七渡河、红娘港作为“三河”由来争议较多,现将考证情况录之,仅供参考。经­多方考证,七渡就是洳河三河县城东段,洳河三河县城东段又称七渡(亦称错河,临近一村曰错桥),即七渡是洳河的一段。故此“以地近七渡、鲍邱、泃河三水而得名”一说也正确。红娘港,是泃河支流的一个俗名(此俗名相传因鲤鱼精——红娘子而得,古时桥上有一石雕裸体和尚,岸边铸一铁质雄性毛驴以镇兴风作浪的鱼精),而称其为泃河有下列的佐证,其一,三河县城古名泃阳,即址在泃河之阳(我国古代城池取名多用此法,古称水之北岸为阳,南岸为阴。如址在洛河之阳的洛阳)。其二,明朝正德年间,杨一清大学士所作《三河县新建泃河大桥记》:“顺天府通州三河县城南百余步有河一道,即古之泃河也。” 其三,康熙十二年《三河县志》建制志之城池篇中记载:“三河旧址在今县治东三里许泃河南坡”。此处正是泃水与洳河交汇处,在县城东南三里许。综上所述,三河以红娘港(泃河)、鲍邱河、七渡(洳河,又称错河)而得名,确实有据、可信。

    三河城有“铁打的三河城”之说,可以说并非言过其实,史来有考。长兴三年(公元932年),卢龙节度使赵德钧筑三河城以御契丹。筑城时,城方四里,内筑土基,外砌砖石,高、宽各两丈,有垛口1300多个,设有东、南、西、北四门,南门两侧建有水门,护城壕宽3丈,深1.5丈。后经明嘉靖年间两任县令修葺,城墙加高至3丈。清雍正十年,知县林延璧为四门题额,东曰“就日”、南曰“来薰”、西曰“瞻云”、北曰“承恩”。见刘秉琳(字昆圃,清光绪年间,任津河兵备道)《朔风吟略》及序:唐武德二年置临泃县,开元四年改置三河县,一地而异名,地固冲要也。后唐周德威为卢龙节度使,恃勇不设备,遂失榆关(今山海关)之险。契丹牧马于营、平二州间,则去蓟门不远矣。三河居蓟(今属天津蓟县)西,德钧筑城于此,层层控制,屡败契丹,此所以能擒其将赫邈也。

稿源: 京东风情(旅游)网 编辑:王丹  
更多精彩尽在廊坊传媒网(www.lfcmw.com
新闻热线:0316-2033937
传稿邮箱:lfcmw2011@163.com
广告热线:0316-2028067

 >> 新闻排行榜
 >>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