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读书品味 > 廊桥 正文
 
一张珍贵的照片
http://www.lfcmw.com  发布时间: 2017-08-02 15:25

 

    霍德龙 在二爷家的墙壁上,挂满了古旧的相框,里边一张张老相片记录了一个个特定的瞬间,也记录了每个亲人年轻时的容颜。其中有张老照片尤其珍贵,照片上带着沂蒙人特有的穿衣风格的是我奶奶,我们从来没见过面,因为她去世的时候我的父亲和母亲还没有结婚。她头戴黑色且有棱角的老太太帽子,身穿自家织的土布做成的老式棉袄棉裤,穿着粗布白袜,打着青布裹腿,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一双小脚——旧社会留给奶奶的那个时代的烙印。奶奶抱着手坐在那儿,神态慈详。

    她的身后站着两个略微带些稚气的军人,面容朴实、活泼。个头稍微矮些的是我的父亲,十七岁参军。据他回忆说,由于当时家庭困难,而且爷爷脾气不好,父亲时不时挨打,才使他萌生了当兵的念头,由于身高达不到标准,他就搬了块石头放在队伍里站在上面,结果被带兵的连长发现后拽出了队伍,可父亲死缠硬泡,央求连长非要参军不可,不知道是不是父亲的执着打动了连长,还是连长可怜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山里娃,最终竟然破例让父亲参了军。那个年代,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父亲的参军也是一个家庭的大事,因为从此可以改变一个山里娃的生活和未来。

    父亲最终和许多沂蒙子弟跟随带兵的连长走出贫穷落后的沂蒙山区,当了一名让许多人羡慕的上海兵。在潍坊火车站,父亲他们吃了参军后的第一顿饭,带兵的连长看着一桶桶的大米饭被这群沂蒙孩子瞬间一扫而光,惊讶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个头稍高且白白净净的另一个军人是河北省任丘市人,姓殷叫铁柱,比父亲大两岁,那时正是他的家乡闹水灾,自然灾害频发的年景,他的母亲为了活命,带着他的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讨饭到天津,到最后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就给他往部队写信,希望他能想想办法。其实那个时候部队的津贴也少得可怜,家里的困境急得殷铁柱直哭,同在一班的父亲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的津贴给他,让他寄回家以解燃眉之急。后来,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追求上进的父亲又偷偷地瞒着殷铁柱往他的家里寄了几十元钱,当家里写信告诉殷铁柱钱已收到时,他还蒙在鼓里,再三追问下,父亲才承认自己冒名往战友家寄了钱,殷铁柱非常感动,从此,父亲和殷铁柱结下了深深的战友和兄弟情谊。

    当一年后奶奶去上海探亲时,奶奶不仅是父亲的娘,也成了殷铁柱的娘。奶奶在上海受到了殷铁柱无微不至的照料,奶奶临回家时他们三人一起去照相馆拍照留念,于是就有了这张珍贵的合影。小脚奶奶逢人便说:“那上海的楼真高啊,看得俺都眼晕了!在大上海,俺有俩儿子呢!”

稿源廊坊传媒网 编辑:冯菲  
更多精彩尽在廊坊传媒网(www.lfcmw.com
新闻热线:0316-2033937
传稿邮箱:lfcmw2011@163.com
广告热线:0316-2028067


 >> 新闻排行榜
 >>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