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读书品味 > 廊桥 正文
 
在风浪里长大
http://www.lfcmw.com  发布时间: 2018-06-22 17:49

 

王 子

骄阳似火,暑热徘徊,想起小时游泳故事。我小时水性很好,一起长大的水性好的就是我与本村的小伙伴蒙占林,被戏称为村里的浪里白条。

凡不会游泳的大多都是娇生惯养,或者家里大人就不会游泳。我的邻居有4~5个小伙伴都不会游泳,盛夏,守着潮白河在家里洗澡。难怪,每年邻村都有少年儿童溺水身亡的消息,大人教育很严看的很紧,没有锻炼机会。

我游泳是二哥带会的,他水性好,经常与我们那一带摸鱼高手到深水摸鱼。家里弟兄姐妹八人,父母疲于农活没那么多神思看管我们,无拘无束地成长,虽然比娇惯小伙伴多些危险,这倒让我们比他们多了爬树、捉鸟、游泳、摸鱼的淘气本领,所以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每到盛夏,我都跟在二哥屁股后边,在岸上看着一群人在潮白河里洗澡,火辣的太阳晒得我头昏脑涨,不由自主地羡慕在水里泡着纳凉的人群。时间长了,便吸引着我也慢慢下到河里,站在水边洗澡。二哥没那耐心教我,他玩他的我洗我的。一次二哥来了教我游泳兴趣,强行把我拽到深水处,用手扶着我练习游泳,不一会儿,二哥突然放手,我瞪大双眼,手脚乱刨,挣扎一会下沉,喝了两口水后,二哥把我托出水面,反复几次,学会了狗刨,原来狗刨就是动物垂死挣扎的乱蹬乱踹。从此,胆子越来越大,经常到水流较小的地方洗澡。

一次潮白河涨水,我跟着二哥看他们捕鱼,我一个人在没有急流地方洗澡,来了两个路人也想洗澡但犹豫不决,其中一人说:“这么大水别淹着,”另一个说:“这个小孩都敢洗,咱们怕啥,也在河边水浅处洗洗。”听到他们羡慕我的简短对话,心里骄傲起来,便胆大妄为地为他们炫耀起我的狗刨,没想到被大水卷入波涛滚滚的主河道,向下游冲去,经过大桥时,求生欲望让我瞬间来了灵感,死死抱住桥墩,被二哥他们救上岸,惊吓的嚎啕大哭,那是一次生与死的经历,若抱不到桥墩将被大水吞没。从此,好长时间不愿到潮白河里洗澡了,那次,让我明白了父母常挂嘴边一句话:淹死都是胆大的。这是刚会两下狗刨就忘乎所以带来的一次生死考验,这也告诉人们一个简单道理,那就是少年儿童到河里洗澡,没有成年人的监护是有生命危险的。

随着年龄增长,自己每天都要到潮白河岸边放羊,为减少父母担心,我与本村小伙伴蒙占林结伴而行。羊也很聪明,两家羊掺和一起后有几十只,他们自动形成一个整体,在路上行走时,一只母羊为头羊,一只公羊断后,很有纪律,哪个羊走出羊群,公羊主动把它追回来。晚上回家自动分开,我们都分不清楚,可头羊叫几声,它们各回各家从来也没出过差错,真是兽有兽语。时间长了,羊群吃草、回家都能自我管理,很省心。所以,我们赶着羊群到潮白河岸边后,便跳到水里洗澡,羊群根本不用我们操心,就是这样,我们在风浪中慢慢学会了游泳,并逐步提高了游泳本领。我们两个在水里经常比赛逆水自由泳速度和坚持的时间,谁落后谁讲故事,抡开臂膀,像两叶小舟的两付棹板,二人速度总是不相上下,碧水蓝天,水鸟伴游,在水中逆浪搏击,恰似两条戏水蛟龙,人与自然浑然一体。盛夏潮白河沙滩似火烤一样,我们两个每天都在游泳比赛中度过,持续多年,在村里水性最好也就不足为奇了。看来任何事情都要经过实践砥砺才能掌握其中的规律,没有一蹴而就的捷径,要想学会游泳,就要付出。“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一次潮白河涨水,河水距离堤岸高度不足1米就要漫过河堤,波涛滚滚,时而漂来大树,时而漂来带着瓜秧的各种瓜,在别人看来既震撼又很恐惧,而我与蒙占林却兴奋不已,跳入河中比赛捞瓜捞树,在巨浪中往返穿行,好个痛快……游泳,成为融入我年年夏天生活中的一部分。

70年代,我到工厂上班,每年夏天,县直单位都要组织一次毛泽东畅游长江周年纪念活动,我总是前排旗手引领几百人横渡潮白河;1990年,到大连参加城郊型经济研讨会,闲暇之余洗海水澡,我从来也不租用气垫或救生圈,一个人扑向大海怀抱,搏击海浪,自由自在畅游,淋漓痛快,全身轻松舒朗;2002年到北戴河培训,身体已大不如前,但还可以一个人往返游泳离开岸边很远,并在游回时,应一位素不相识的北京中年妇女请求,托着她游回岸边,原因是她大腿抽筋,手脚不听使唤,游泳时出现这种情况是非常危险的。

潮白河养育了我的童年,在风浪中砥砺了我的坚强意志,对于克服人生道路上遇到的坎坎坷坷有着很大帮助,受益匪浅。(于2018年6月21日)

稿源廊坊传媒网 编辑:张曦  
更多精彩尽在廊坊传媒网(www.lfcmw.com
新闻热线:0316-2033937
传稿邮箱:lfcmw2011@163.com
广告热线:0316-2028067


 >> 新闻排行榜
 >>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