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读书品味 > 廊桥 正文
 
初尝山上的酸溜溜
http://www.lfcmw.com  发布时间: 2018-07-09 15:49

 

王 子

我不知道“酸溜溜”这个野生小浆果的名字叫的对不对,是大山里的孩子告诉我的,也许叫的正确,我就叫它“酸溜溜”吧。

上个世纪70年代,我与几个工友到张家口铣床厂考察学习,第一次见到令我震撼的雄伟高山,第一次感悟到山区孩子的诚实与善良。

这是文革后期的秋天,全国都已稳定恢复生产,然而,张家口市里到处还张贴着大字报,好像还没有恢复经济建设的痕迹,一派狂躁过后的萧条与沉寂。我们去的铣床厂离大境门较近,我小时候经常在香烟盒上看到大境门,因此,它给我的印象很壮美,这次有了机会,当然想看看它的真容。

一个周日午饭过后,我和我的工友沿着公路走到大境门。1927年,察哈尔特别区都统,高维岳题写的“大好河山”四个苍劲有力颜体大字,高悬在大境门楣上方,周围都是荒芜的山峦,沟壑纵横,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在文革中被人们遗忘而荒废的地方,与我想象中的大境门相差甚远,万里长城四大关隘之一竟然是这样苍凉,很失望。我们沿一条杂草丛生的羊肠小道爬到大境门上,野草从古老的砖缝里兀自冒出。几个衣衫褴褛的小学生正坐在这里小憩,他们挎着一篮长蔓植物,上面挂满了豆粒儿大小的浆果。“小朋友,这是什么?”我指着篮子里他们采摘来的小浆果问。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酸溜溜!”“能吃吗?”我问。“挺好吃的。”我们此时正好口渴,拿出2毛钱想买点儿尝尝,他们羞涩地说:“钱太多,我们这一篮不够。”我说:“给我们多少都行。”他们把一篮“酸溜溜”都给了我们,还有两个小学生站起来又要去采摘,被我们拦下了。我揪下几个“酸溜溜”放到口中咀嚼,又酸又涩又苦,确实吃不下去,便把“酸溜溜”全部还给了几个小学生,他们执意要把2毛钱也退给我,那种坚持透着他们的自尊。我说我只是口渴,尝过“酸溜溜”就不渴了,就算我买你水的钱好吧?他们说山那边不远处就有水,我们经常喝。两个小学生拽着我往山上爬,我对大山好奇又年轻好动,爬的也很快,但没有他们勇敢熟练有技巧有耐力,渐渐落在后面很远,一个学生跟着我,另一个快速到达水源,大声喊:“就--在--这---!”我看着离我那么远,失去了信心,后悔不该来,便坐下来休息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率先到达水源的学生,捧着一块从山上捡到的泥瓦罐回来了,洗的很干净,里面盛着清凉的山泉水,走到我面前。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爬山,口干舌燥,嗓子冒烟,见到水一饮而尽,那个年代不用担心污染问题,天然甘甜山泉水喝到口中爽到心里,立刻来了精神。

我抬头看看捧水的孩子,他露出满意而灿然的笑容,脸上挂满汗水,小腿划破一个小口,流出的血渍已经风干贴在皮肤上。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大山里的孩子淳朴善良,看到他们的活力和坚强勇敢,很受感动,这就是大山里孩子留给我的印象,像山泉一样纯净,这也是我们这个社会相当一些人,在物欲横流中缺失的东西。

我与他们谈笑着走下山,像久别重逢的朋友,问起他们上学之事,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滔滔不绝:“我们学习都努力,学本事好让家里阔起来,让我们这里变好,你给我们的2毛钱可以买几个作业本,我们几个半年都不用买了-----”他们阳光真诚。山区学生作业很少,他们采摘“酸溜溜”也是为换几分钱。我们的生活尽管也很拮据,但毕竟每个月有一些固定收入,比这里的孩子还是好很多。我很向往山区生活,喜欢大山的雄伟和神秘,可我并不懂得,大山的交通是影响他们发展的瓶颈,我付予他们买“酸溜溜”的2毛钱就能让孩子如此亢奋,看得出,他们的生活是寒酸的,但在他们身上潜藏着一股活力和不甘于清贫的坚强信念。这种蕴藏在中国最底层的韧性,是不可估量的,是山区和农村社会主义新时代建设的中坚力量,他们必定成为脱贫致富的践行者。

现在大境门已发展成为国家著名的旅游风景区,铁路、公路纵横,四通八达,为这里的经济建设插上翅膀。不知道当年的小学生是走出了大山还是正在建设自己的美好家园。(于2018年夏天)

稿源廊坊传媒网 编辑:张曦  

上一篇: 在风浪里长大

更多精彩尽在廊坊传媒网(www.lfcmw.com
新闻热线:0316-2033937
传稿邮箱:lfcmw2011@163.com
广告热线:0316-2028067


 >> 新闻排行榜
 >>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