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廊坊档案 正文
 
江阴大桥,我来看你
http://www.lfcmw.com  发布时间: 2020-07-06 15:02

 

    一至江阴,便伫立观光梯,震撼于如梦似幻的江阴大桥,梦想走近她,倾听她。

    戴好口罩,测过体温,从酒店出发,只三站地便到了鹅鼻嘴公园。据说穿过鹅鼻洞就能到长江边,特别近。可惜,疫情肆虐,警报未除,公园暂时关闭了这只容一人穿行的石洞。鹅鼻洞全长216米,洞高2米,宽1.5米,是国民政府为抵制日寇入侵,加紧长江防备,在沿江修筑炮台的同时修筑的。它贯穿鹅山南北,原是蓄存武器弹药、人员的。虽经历战争,这座山洞工事却完整无损地保留下来。带着好奇,大胆探了下头,黑魆魆的水泥封墙的石洞,狭长、圆顶、两壁光滑,有顶灯,只是未亮。用手机照照,根本望不到尽头。中国军人的智慧,如今成了穿山见水的风景。

    微带着遗憾沿山路上行再下行,大约反复了三四次,竟见到了石湾炮台。带着怀古的幽思,下坡到了一块开阔的观景平台,日光很足,却仍有很多人留恋在栏杆边,远眺江阴大桥全景。她浮在半空,悬锁锁链清晰可见,来往车辆一清二楚。壮观,这飞架长江的气势;非凡,这承托万物的气度。“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人类何其伟大!江阴长江公路大桥于1994年11月22日动工兴建;1999年4月21日完成合龙工程,全线贯通;1999年9月28日通车运营。江阴长江公路大桥北起靖江南,上跨长江水道,南至江阴北,全长3071米,仅主桥就达1385米。主桥上两座锁塔对峙,如巨大的“日”字形长在桥上,牵缚着长长短短的悬锁,注视着每天穿行的十万辆汽车。悬锁似在初夏的清风中轻摇,锁塔上隽秀的“江阴大桥”四字清晰可见。远观这双向六车道的高速公路桥面,总感觉桥心处车行缓慢,是为安全起见,有限速要求,还是司机师傅留恋江心胜景,不愿快行?那心理定是恐惧与震撼并存的,像我一样!

    沿滨江栈道下行几段石阶,赫然在目的是辽阔浩瀚的江面。江面无际,空旷若无;江天一色,白茫茫、灰蒙蒙;江桥一体,气势磅礴。长江的水流时缓时急,自在地流淌着,涛声阵阵,江风习习,似与人低语。“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历史淹没了多少故事,而我们的新时代,英雄辈出。对岸船厂的巨型塔吊一座连着一座,有序地起降;江中巨轮一艘连着一艘,隆隆作响,劈波斩浪。横跨两岸的江阴大桥以威武的雄姿俯瞰滔滔江水,似乎在诉说:“你是我永远的根基,奔腾不息;我是你恒久的风景,时代骄傲!”拍下一张张江桥交映的图片,随口吟起了毛主席的《水调歌头·游泳》“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横渡长江,需要勇气和力量,非常人所敢尝试。伟人的勇毅在时代的洪流中光芒依旧。“子在川上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光阴似这流水啊,昼夜不歇,生命何其短暂。人生有限,看不尽的是风景,数不清的是风霜。

    听旁边一对情侣对话,男孩说,他曾经坐在江边看船,一看就是一天。也许女孩还不懂男孩,看长江波涛汹涌亦或和风细浪,看巨轮缓行或小舟轻扬,看江天一色或一浪一波,看朝霞万里或渔舟唱晚,看长桥卧波或巨石压岸,都会勾起无穷的遐想,无尽的感慨!多愁善感的青年定会领悟些什么……

    若不是因为拍照耗电太多,不得不离开,我定会握着手机,拍下更美更难忘的画面。我定会静坐一整天,看山之险,树之秀,桥之奇;观江之浩浩,船之匆匆,桥之巍巍,感水之悠悠。

稿源廊坊传媒网 编辑:朱佳莹  

上一篇: 乡村夏夜

更多精彩尽在廊坊传媒网(www.lfcmw.com
新闻热线:0316-2033937
传稿邮箱:lfcmw2011@163.com

 >> 新闻排行榜
 >> 即时新闻